左广告
Insert title here

我国67个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调查:在艰难中进行

  2013年底,国务院发布《全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资源枯竭型城市最终确定为67个。那时,名单上的城市大多已转型多年,他们迫切需要逃脱 “因资源而生、因资源而亡”的命运。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被确定为我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城市转型试点的阜新经济出现滑坡开始,再到本世纪初的金融危机爆发后,实际上,“救赎”、“重生”每天都在这类城市中上演。然而,资源的过度开采,产业结构不合理等都是这类城市不得不面对的难题,转型在艰难中进行。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特别策划“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系列调查”,选取了有色金属、石油、煤炭三类资源城市,包括江西大余、贵州万山区、云南个旧、甘肃玉门、辽宁阜新五地,分期推出,希望通过实地调研,展现各类城市的资源特色、现实难题、转型路径,以期为中国262个资源型城市发展提供镜鉴。————策划人马玥

  “世界钨都”大余之困:现有钨矿至多还能开采10年

  “没有资源了,没有资源了。”小杨双手握着方向盘苦笑。几年前,他曾追随一位老板,在大余县承包了一处钨矿,但此后开采难度越来越大,加上这两年行业不景气,老板只得卖掉一部分钨矿的股份,而小杨也下山做起了汽车出租生意。

  2月18日,在烟雨蒙蒙的江西省大余县,小杨开着车,行驶在弯曲回肠的山路上,目的地是这里最早被开发的矿山——西华山钨矿。

  大余县地处我国重要金属成矿带——南岭成矿带东段,盛产黑钨,在我国矿业史上曾书写过宏伟篇章,有着“世界钨都”之称。

  如今,“世界钨都”可开采的钨逐年减少。《大余县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发展规划(2013-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中明确写道,现有钨矿可开采利用仅剩6.16万吨,开采年限不足10年。2011年11月,大余县被国务院确定为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

  去西华山钨矿的路上,“没有资源了”是小杨反复唠叨的一句话。

  长期的矿山开采给大余的生态环境也带来了种种伤痛。一些山体被挖空、植被遭破坏、农田被沙化、河流被污染……2013年4月,大余县被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重金属防治污染示范区。

  不过自救的行动一直没有停止。近年来,大余一边铁腕治理环境生态问题,一边大力发展接续替代产业。大余县的目标是,以较小代价实现可持续发展,最终实现由资源开采型向科技创新型转变,由增长粗放型向发展集约型转变,由结构单一的工矿型城市向生态宜居的现代化山水园林城市转变。

  现有钨矿可开采年限仅10年

  汽车来到西华山半山腰,因为长期的矿山开采,迷蒙的雾气也未能遮掩住斑驳的山体。

  “如果说大余是 ‘世界钨都’,西华山是其最典型的代表。”小杨说。

  西华山是我国发现最早、开采最早、历史最久的钨矿山,一直被誉为中国钨业的开山鼻祖。西华山历经一百多年的开采历史,曾为新中国的出口创汇、发展特种钢铁工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背靠殷实的矿产资源,大余也曾是个“高富帅”城市。据当地人士介绍,在2003年以前,大余县的经济发展水平还处在整个赣州市的前几位。小杨说,他的父亲是西华山的一名老矿工,当年只要一听是西华山的工人,周围的人都会投去羡慕的眼光。

  然而,随着矿产资源的逐步枯竭,该区域近两年的发展速度已经落后于周边地区。

  《规划》显示,2013年大余县仍有22个省级贫困村和4.69万贫困人口,有21个自然村、801户家庭不通电视,有9个自然村、2408户家庭不通电。

  目前矿产资源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规划》这样描述了当前困境:由于长期高强度开采,现有钨矿可开采利用仅剩6.16万吨,开采年限不足10年。

  “随着国家对矿产资源进行综合治理,中央驻县四大钨矿、县属地方国有钨矿相继实施政策性关闭破产,钨矿采掘棚组数量从350家急剧减至100家左右。矿产品税收占财政收入的比重逐年下降,从2007年的51.3%降至2012年的36.3%。”《规划》表示,“吃资源饭为特征的增长方式难以为继。”

  资源慢慢挖空了,留下的是一大堆生态环保问题。

  大余县环保局党支部副书记吴芳寿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谈到了目前的现状:一是矿山的开采,造成了一些山体的破坏,水土流失。二是重金属污染问题。这个问题也是由来已久,一方面开采过程中会带来重金属排放,这是因为重金属跟矿产资源是伴生的;另一方面,在加工提炼过程中,会产生重金属污染物。重金属从严格来讲是不可降解的,开采100多年,肯定在环境中沉积比较多。所以大余被列为全国的重金属污染防治重点区域。

  《规划》则用一组数据说明了大余县生态环境面临的实际情况:长期的矿山开采,给大余县留下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全县共有5595.9万吨含重金属的废石和尾砂,淤积堵塞河道258公里,占用损毁土地3.45万亩,污染影响农田林地22.5万亩。全县废弃矿山破坏的土地总面积约15.1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积221.51平方公里。

  不过,吴芳寿也强调,外界可能会有一个误解,“认为重金属污染防治重点区域的污染就很严重,事实上,当时定这个重金属污染区域,是根据企业的现状、大余企业的分布、数量来大致推测出出,可能这里(重金属污染)比较多。所以作为一个重点区域,必须对这些企业进行治理。”

  研究资源型城市发展的东北师范大学副教授张友祥说,资源型城市一般都会遇到两个问题,一个是财富的外流,一个是环境的破坏。

  “还大余一江清水”

  沉重的生态环境包袱让大余人认识到,解决环保问题已经刻不容缓。

  在小杨的印象中,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上面对整个行业的环保要求越来越严格。

  他说,当时自己所在的矿曾经因为一小部分不符合规范被罚款5万元,停产半年,“一旦被检查不合格,你就等着哭吧。”

  “坚持生态恢复优先,开发与保护并重。”在《规划》中,生态问题被提到和发展、创新、民生同等重要的位置。

  吴芳寿说,大余属于矿山型城市,钨的开采时间超过100多年,这种以工业为主的城市,不可避免会带来一些环境问题,过去大家的环境意识都不太强,2000年以后,才慢慢意识到环保问题,而此时污染问题也开始显现出来。

  最近一次的大型治污从2012年底延续至今。吴芳寿介绍说,大余县财政共拿出了1500多万元,开展了排污企业整治工作,共确立了62家重点企业,每家企业确定一个政府部门领导挂点做整治。同时全县排查无证照的违法小矿,共取缔了41个点,所有的生产设施全部拆除清理。

  这种治理工作并不轻松。有时为了清理一个违法矿点,要开着挖掘机,联合公安、工商、安监、矿管、供电等部门的100多人进行。

  “当时有人把环保局局长的胳膊都抓烂了”,吴芳寿回忆说,在清理工作中有时也会遇到反抗,因为触动了他们的利益。

  与此同时,大余还启动了沿河企业的搬迁工作,对5家位于章江河及支流两岸1公里范围内的企业实施退城进园,限期搬迁。伟良钨业上世纪80年代就建在章江河边,现在搬进了工业园。

  大余县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该县委书记、县长多次召集环保、矿管、安监等部门调查企业环保执行情况,并把排污企业整治工作列为2013年政府工作重点之一,“书记在一次会议上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书记说要还大余一江清水,造福子孙后代。”

  不过,“铁腕治污”风暴过后,依然存在“死灰复燃”的情况。比如执法部门断了非法采矿点的电,但他们自己买发电机发电,有的还躲在深山丛林中,相当隐蔽,不容易被发现。

  2007年,大余县开展了浮江河流域(章江河支流)综合整治工程。治理资金为2400多万元,治理资金由企业、大余县财政和村镇自筹三部分组成,其中企业出资占大头。治理工程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污染治理;二是改水工程;三是河道疏浚整治;四是沙化农田的复垦。

  2008年,大余县有几个乡镇被列为江西省“五河一湖”及东江源头保护区,2009年获得了900多万元的生态补偿金,随后逐年递增,2013年达到1700多万元。

  重金属污染防治重点区域被确定后,从2010年开始,大余共获得1.035亿元的中央专项资金,另外企业配套资金约有1.7亿元。

  这些资金并非直接用于对河流或者污染土地的治理,而是用于企业环保工艺的提升。政府方面首先会要求企业达标排放,在此基础上,给企业下拨专项资金,对企业环保设备、污染治理措施做进一步改良,以减少污染物的排放。

  2月18日,记者跟随小杨,沿着章江河从上游到下游走了十几公里,沿途查看了多个河段,由于正处枯水期,能清晰见到河底的石头,没有发现明显污染的迹象。

【来源:中国经济网 】(责任编辑:西游甲)

我要评论0人参与 已有0条评论(查看全部)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注册
  • 剩余 200 字 验证码: 2462
    同步到微薄
  • 所载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本网保留不刊登无关或不雅评论的权利。
广告

推荐专题更多

精选视频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热点排行今日 本周 本月